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老徐辣评 >

老徐辣评┃福建医改“强基层”干货多!

时间:2017-02-22 15:3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笔者对媒体消息及发布会“实录”进行了全面的学习思考,深感福建医改在对三明医改的提取同时显现出新亮点,这次福建单独将基层医改列出来“深化”,推出了“1+2”方案。

2016年12月15日上午,福建省医改办、省卫生计生委联合举行新闻发布会,会间提出了近期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深化基层医药卫生体制综合改革的意见(试行)》和《关于加强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实施方案》、《关于在城市开展慢性病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试点工作方案》等深化基层医改有关政策。



笔者对媒体消息及发布会“实录”进行了全面的学习思考,深感福建医改在对三明医改的提取同时显现出新亮点,这次福建单独将基层医改列出来“深化”,推出了“1+2”方案。



1、“强基层”的提出


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这三方面是医改的主要手段和路径,但多年来我们在这方面始终没有扎实有效的措施,特别是“强基层”没有明显进展,以至于大医院处于持续战时状态,患者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仍然突出。


于是又想出“分级诊疗”,说白了,分级诊疗的本质还是要“强基层”。


但各地在落实时却总是把着力点放在了“拉开报销比例”、“建立医联体”、“开展签约服务”上面。殊不知,如果没有患者放心的基层医疗服务,一切都是徒劳。


这次福建出台的医改政策,是全国比较少有的将“基层医改”专门提出来做的,而且还给出了“强基层”的具体实现路径,即做强“龙头”——县级医院,做硬“骨干”——乡镇卫生院,结实“网底”——村卫生室,三条同步推进。


2、痛点清晰准确


政策制定的好不好,首先,对现存在问题认的清不清、准不准。


新医改以来,国家在“强基层”方面出台了很多政策,也投入了大量的资金,效果却差强人意。


比如,基药制度:要求基层只能使用基本药物,导致严重药品短缺;出台“收支两条线”,打击了基层医务人员的积极性。长此以往,导致基层不但没有强反而更弱了。



此次福建医改充分认识到,新医改以来基层医疗卫生服务存在的问题,针对问题,福建基层精准施策,一一作答。



问题一:管理体制不健全。县级的办医责权分散在各相关部门,形不成合力。


深化县级办医领导体制改革。成立县级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今年年底之前实现全覆盖。县政府主要领导担任主任,县医管委办公室设在同级卫生计生行政部门。


明确县级政府领导、保障、管理、监督四项主要办医责任。借鉴“一归口、三下放”经验,落实办医自主权。


一归口就是将基层医疗机构管理职能(人事、业务、经费等)由县医管委归口管理。三下放就是将内部人事管理权(聘用编外人员、内部人员管理)、经营权(科室设置、专科发展、资金安排等)、分配权(统筹使用基本医疗、基本公共卫生收支结余和财政安排的基本支出补助收入,奖励性绩效工资的考核发放等)下放给医院自主分配。


问题二:县级医院龙头作用没能充分发挥。缺乏与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联动协作机制,不仅不能带动基层服务能力的提升,反而吸走了基层卫生人才。


加强县级医院服务能力建设,使其发挥应有的龙头作用。全面推进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围绕医院工资总额核定办法、内部分配制度、人事编制制度、财务管理制度等重点推进。


县级公立医院要按照《县医院医疗服务能力基本标准》设置内、外、妇、儿等15个临床科室,具体掌握200余项基本医疗技术。


主要围绕“三平台”、“六中心”建设,即构建县域医疗服务技术平台、县域医疗服务协作平台、县域医疗服务信息平台三大平台;以县级综合医院为龙头,建立消毒供应中心、心电诊断中心、临床检验中心、医学影像中心、病理检验中心、远程会诊中心等六大中心,辐射县域内所有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有效发挥县级医院的龙头带动作用。


能够承担区域内居民的常见病、多发病诊疗和危急重症抢救等,开展一、二类手术与疑难病转诊,接受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转诊,培训和指导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人员,开展传染病防控等公共卫生服务,以及突发事件紧急医学救援等工作。


借鉴三明改革经验改革工资总额核定办法、改革内部分配制度、改革人事编制制度、改革财务管理制度。


问题三:基层医疗收入分配不合理。用于奖励性的绩效工资分配较少,档次拉不开,积极性得不到充分调动,服务能力弱化。


改革基层医疗机构的收入分配制度明确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绩效工资总量构成,形成工资合理增长机制。


建立绩效考核奖惩机制,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


实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院长(主任)年薪制,打破基层绩效大锅饭,完善激励措施。


一方面由县医管委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院长进行考核,考核结果与医院的绩效工资总额、院长任免、奖惩、财政补助等挂钩,另一方面医院对内部科室和员工的考核,考核结果与个人奖惩、绩效工资分配挂钩,突出服务数量、质量、医疗费用控制、就诊转诊率、医德医风、群众满意度等重点指标,打破平均主义,向关键岗位、业务骨干和做出突出成绩的医务人员倾斜。


问题四:人才问题突出。编制空缺、长期聘用编外人员以及招不到人现象并存。乡村医生队伍“四低一高”的现象(即学历低、职称低、收入低、信息化程度低、年龄高)现象未得到扭转。


改革人事编制制度,吸引人才下基层、留在基层。


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可在核定编制数内,采取入编和占编不入编两种方式聘用人员。


入编与占编不入编人员逐步实行同工同酬,所需基本工资和基础性绩效工资由县财政核发。


超过编制总数的聘用人员,需经县医管委核定人员数和工资发放标准。


建立完善经费保障与社会保障机制,对村医的各项补助经费打包交由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落实村医社会养老保险与养老生活补助政策,稳定村医队伍。


问题五:上下用药目录不同,制约了基层承接下转病人的能力。


打破基层医疗机构只能使用基本药物的规定,使基层与公立医院执行统一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政策,实行网上采购,保证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与公立医院用药品种相衔接。



老徐说:实施效果还要看执行!


尽管福建在基层医改方面,这次出台的政策干货很多,但对于一些政策是否就能够落地,仍然需要接受考验。


即使能够落地,是否就一定会取得所期望的效果,还要边走边看。


比如,倍受质疑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还能走多远?院长年薪制怎么考核?权力大责任大的公立医院管理委员会能不能胜任自己的职责?乡村医生队伍的“四低一高”能不能有效解决?如何落实到绩效考核“向关键岗位、业务骨干和做出突出成绩的医务人员倾斜”?


这一切,恐怕不是发个文件这么简单。但愿福建基层医改能够在推进的过程中,能把握好政府和市场这两只手,找到落实的好办法。沿着政策设计的目标前行。正如媒体所言:这次福建基层医改新政,也许影响的不仅仅是福建省,而是一场关乎县级公立医院、卫生院、村医的大改革!


让我们共同期待!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