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老徐辣评 >

村医的艰难有谁懂?

时间:2016-04-08 16:48来源:原创 作者:徐毓才 点击:
出于对《中国社区医师杂志》的信任,老徐拟将此前发表的“老徐辣评”稿费委托杂志社捐赠给周婉玲的父亲——村医周荣承同志,也献上一份爱心。

这两天,网上有一封来自乡医女儿的求助信牵动了很多爱心人士的心。作为乡村医生自家的媒体,《中国社区医师》也在微信公众号予以编发,进行‘爱心传递’。


写信的女孩叫周婉玲,是一位刚刚结束实习的大学生,她的爷爷是一名村医,两年前因为胃癌去世了;今年年初,同样是乡村医生的父亲又被查出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在华西医院上锦分院里接受化疗,据医生说治这个病要花六七十万,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一位普普通通乡村医生,这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面对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女儿发出“我心里好慌,我不知道怎么办。只有来这里求助,请求大家帮帮我的爸爸,帮帮我的家,帮帮我们渡过这个难关!”的呼声。


作为曾经当过县卫校教师,有着大量成为乡村医生的学生的老徐,我想说:

我深深知道身为乡村医生的不易:一辈子坚守在广大农村,工作不分白天黑夜,奔跑在山村的沟沟岔岔,村民的病痛就是“无声的命令”。而收入却非常微薄,常常因为手头紧张而欠账,几乎找不到没有欠过账的村医。新医改以来,村卫生室又是继乡镇卫生院之后,最早实行药品零差率的,很多地方政府补助又不能及时足额到位,加重了乡村医生的经济窘境。但为了邻里乡亲看病就医方便,他们依然在坚守。

如今,村医的养老问题仍然是全社会刻骨铭心的痛。

尽管总理很关心,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指出,要进一步提高乡村医生养老待遇,为他们搭建留得住、能发展、有保障的舞台。国务院办公厅也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5〕13号),其中指出:“乡村医生是我国医疗卫生服务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最贴近亿万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是发展农村医疗卫生事业、保障农村居民健康的重要力量”。要求“对于年满60周岁的乡村医生,各地要结合实际,采取补助等多种形式,进一步提高乡村医生养老待遇”。然而,截至目前,还有很多地方缺乏实质性动作,村医养老问题仍然没有落地,致使很多村医老而不能退,退而无所养。

除了养老无着落外,乡村医生同广大农村居民一样,得了大病仍然难以承受。

尽管这几年,国家在积极推进基本医疗保险、疾病应急救助、大病医疗保险、民政救助(包括贫困救助和临时救助)等制度的无缝连接,但毕竟各项政策还在路上,仍然存在着“空隙”:如基本医疗保险(包括新农合、城镇居民医保、城镇职工医保)报销后,剩余部分需达到一定定额(起报点)才能进入大病医疗保险,而大病保险的报销比例最高也只有70%,剩余部分虽可纳入民政救助,但民政救助又有总额限制,因此大病医疗费用对于贫困家庭来说仍然属于“灾难性支出”。

而这个“空隙”就需要社会募捐,但作为传统美德的慈善在法律保障与规范方面,我国尚处于起步阶段,还没有建立起鼓励“乐善好施”的比较完善的社会救助体系。2016年两会在审议慈善法草案时,出于“安全”考虑,并不支持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个人开展公开募捐。


出于对《中国社区医师杂志》的信任,老徐拟将此前发表的“老徐辣评”稿费委托杂志社捐赠给周婉玲的父亲——村医周荣承同志,也献上一份爱心。
作者简介


徐毓才
现任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县政协委员。《中国社区医师》杂志编委。

有过基层乡镇卫生院、县卫职校工作经历,担任过县医院副院长和县卫生局副局长。也参加过清华大学“现代医院职业化管理精要课程高级研修班”为期一年的学习。近年来,先后在《健康报》、《中国社区医师》、《健康界》、《医学界》等报刊杂志和网媒发表文章数百篇。在新浪、健康界、医学界、陕西医卫在线等网媒上开辟了专栏。在医院风险管理、绩效管理、医疗质量管理等方面具有比较丰富的经验和独到的见解。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1)
10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