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政策解读 >

卫计委起草《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有哪些创新与突破?

时间:2015-12-09 14:08来源:原创 作者:卢意光 点击:
2002年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已经实施多年,原《条例》实施以来出现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为进一步维护正常医疗秩序,国家卫生计生委起草了《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

2002年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已经实施多年,原《条例》实施以来出现了三个方面的问题。一是原《条例》中医疗事故损害赔偿已不适用。二是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处理医疗纠纷被质疑公正性。三是医疗纠纷非诉讼处理途径不畅,容易引发“大闹大赔、小闹小赔、不闹不赔”等不良现象。

为进一步维护正常医疗秩序,国家卫生计生委起草了《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送审稿)》(以下简称送审稿),10月30日报送国务院。《送审稿》将取代原来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因此,《送审稿》受到了医患各方、卫生行政、人民调解、保险机构以及相关法律人员的广泛关注。

《送审稿》主要修订内容

《送审稿》共6章,增加了“医疗纠纷调解”一章,删除了“医疗事故的赔偿”一章,将原“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一章与“医疗事故行政处理与监督”一章合并为“医疗事故监督与技术鉴定”,将“罚则”修改为“法律责任”。

《送审稿》对医务人员在实施医疗工作时遇到的四种常见场景做了明确规定

1.因抢救急危患者,未能及时书写病历的,有关医务人员应当在抢救结束后6小时内据实补记,并加以注明。(第十三条)

2.因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不能取得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意见的,经医疗机构负责人或者授权的负责人批准,可以立即实施相应的医疗措施。(第十六条)

3.发生医疗纠纷时,死亡病例讨论记录、疑难病例讨论记录、上级医师查房记录、会诊意见、病程记录应当在医患双方在场的情况下封存和启封。(第二十二条)

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进行尸检。(第二十四条)

《送审稿》的创新与突破体现在四个方面

笔者认为,这部条例有不少新意,在理论上也有一些突破。《送审稿》的新意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区分医疗过失的民事责任与行政、刑事责任

《送审稿》明确,民事责任适用医疗损害鉴定,而行政、刑事责任需要鉴定的话,适用医疗事故鉴定。医疗损害鉴定,过错的判断标准依据《侵权责任法》为“通常标准”;而医疗事故鉴定,依据医疗事故的概念,采用“最低标准”。这是一个重要的创新,医疗过失的民事责任采用“通常标准”,有利于缓解目前非常紧张的医患关系,特别是医患暴力。而作为行政责任,特别是刑事责任,应当遵循抑谦原则,在过错标准上采用最低标准,证明责任上应当要求更高。

统一医疗损害的司法鉴定

当前,医患纠纷“二元化”的鉴定制度广受诟病,《侵权责任法》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但《送审稿》明确废除了旧条例建立的鉴定制度,并规定“医疗损害鉴定管理办法由国务院卫生计生行政部门、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会同有关部门另行制定”。众所周知,医疗纠纷的解决,核心在鉴定,对鉴定的改革为其深水区。《送审稿》将原来的“二元化”鉴定合二为一,值得肯定。

建立医疗责任强制保险制度

当前,医患纠纷难以解决,暴力伤医不断发生,笔者认为与医疗责任保险缺失有一定关系,没有保险来转移、缓冲、分散医患冲突,很容易使双方冲突严重。而且,纵观世界各国,医疗风险通过保险机制来分担,也是通行惯例。中国以前没做好,但不代表不需要保险。《送审稿》对此明确规定,笔者持赞成态度。

将行政调解让渡给人民调解行政

调解并非一无是处,但当前管办不分的问题还未解决,医疗机构法人治理还没有完全建立,在这种情况下,行政调解让渡给人民调解,有利于提高调解的公信力。当然,人民调解还需要加强专业化、职业化建设。

以上是笔者对《送审稿》创新、突破的条文所做的一点归纳。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认识到,《送审稿》也有不少不足之处。

《送审稿》还存在的不足与遗憾

医疗损害鉴定制度没有进行具体规定

虽然鉴定“二元化”在民事案件中将终结,但是,之前的2种鉴定,都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送审稿》并没有就此进一步开出良方。当然,《送审稿》会授权给司法部、卫计委进一步规定,但部门规章的立法权限以及公开性,肯定比不上行政法规,今后的鉴定程序将如何规定,这个涉及医疗纠纷最为核心的问题,还得继续争论下去。

对病历的改革没有新意

一方面,病历作为医疗纠纷最重要的证据,是医患双方关注的焦点;另一方面,呼吁简化病历,解放医护人员的声音也不断出现。在这种情况下,《新条例》对于病历的规定没有任何突破,笔者认为,完全可以采用新技术,简化医护人员的体力劳动,将录音录像作为病历用于医疗纠纷的解决。既保障了医疗过程的真实性,又减轻了医护人员的负担,《送审稿》没有对此规定,我觉得很遗憾。

最后,《送审稿》名称为“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理条例”,但并没有建立预防与处理纠纷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没有对风险评估、风险应对、追踪检查等进行规定,特别是复杂的医患纠纷(包括最受关注的杀医行为),是否需要统计、追踪、分析和特别处理,《送审稿》没有涉及。

作者
上海市联合律师事务所    卢意光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