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行业动态 >

【魏则西】疾病虽恶,却没有人类罪恶

时间:2016-05-06 11:08来源:最后一支多巴胺mp 作者:admin 点击:
钱花光了人却没有了,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我们可以冷静且残忍的看着医治无效后一个病人的慢慢死亡,但是我们绝不能在一个人将死时还要去琢磨可以从他身上赚多少钱。

钱花光了人却没有了,这是一种很正常的现象。因为现代医学并不能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我们还有很多不了解的领域,我们能做也总是去安慰。但是,人类这个作为地球上最具有智慧和文明的物种不仅有广泛的社会活动,也有着复杂的道德和情感活动。

我们可以冷静且残忍的看着医治无效后一个病人的慢慢死亡,但是我们绝不能在一个人将死时还要去琢磨可以从他身上赚多少钱。我们可以无情的宣判一个病人的死期,但绝不能夸大疗效甚至用虚假的信息先给他希望然后给他绝望。因为我们是人而不是只懂得交配的动物,因为我们面对的不仅是一个病人,而是病人背后的支离破碎的家庭。但是,现实中有些人和企业的眼睛里只有钱,却没有那些活生生的“人”!

青年魏则西罹患滑膜肉瘤后几经转折后在网络上获得武警部队医院有可以“保证20年”的生物免疫疗法,但是他在接受这种所谓来自斯坦福的新技术后却依旧不可避免的离开了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注:关于保证20年疗效的说法尚未得到确切证明)

魏则西虽然已经远去,但是因他留下了值得我们反思的东西,也再次证明了疾病虽恶,却没有人类罪恶。

则西所患的是一种叫做滑膜肉瘤恶性软组织肿瘤,它也是一种恶性的间质性成纤维肿瘤。事实上在人体之中任何具有滑膜分化潜在能力的软组织都可以发生滑膜肉瘤,所以我们对此防不胜防。这种恶性程度很高的肿瘤大约占全部软组织肉瘤的8%,发病高峰期在20岁至30岁之间,而且男性病人多于女性病人。

虽然现代医学已经很发达,但是可惜到目前为止尚未能够明确导致滑膜肉瘤的具体原因。现有的研究显示,这种肿瘤的产生很可能是和基因以及染色体异常有关,因为它有特征性的染色体易位现象!特别是x和18号染色体的特异性易位是滑膜肉瘤的重要特征,这种易位导致18号染色体的SYT基因与X染色体的SSX1,SSX2,SSx4基因融合!

滑膜肉瘤最常见的临床表现是发生于下肢软组织尤其是位于膝关节和踝关节周围的生长缓慢的肿块。因为一般情况下这种肿块都是无痛性的,所以在疾病发生之处并不会得到人们的重视。这也导致了很多人在明确诊断时往往都已经出现了转移。

更加可悲的是直到今天人类也没有找到针对滑膜肉瘤有效的治疗方法,我们唯一可依靠的就是及早发现并争取手术治疗。如果已经发生了转移,那么便意味着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死亡!

事实上滑膜肉瘤只是人类的主要杀手肿瘤大军中的一个我们虽然已经能够登陆月球,探测火星,但是肿瘤依旧是人类难以解决的医学难题之一虽然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类已经有了很多可以针对肿瘤的治疗手段。但是,我们能做的依旧只不过是“常常去安慰”。

乔布斯虽富有,依旧死于肿瘤;美国总统卡特虽曾经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但依旧免不了要身患癌症。疾病不会因为你的身份、地位、种族、财富而对你有所偏爱,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王侯将相者终不免黄土一抔,贩夫走卒者也必将远离尘世。

这些是大自然对人类毫无选择性的更新操作!但是,人类作为地球上最具有的智慧的文明群体,一直在努力不断提高自己对抗大自然的能力,也包括对抗疾病的能力。我们这一生有很多可能罹患肺癌、胃癌、肝癌、食管癌等恶性疾病,现代的医学技术虽然达不到治愈它们的标准,但可以起到尽量延长患者的生存时间和减少患者的痛苦症状的水平。比如手术、化疗、放疗、基因治疗、心理治疗、生物免疫治疗等一系列治疗方法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自身的渺小,无论我们如何辗转挪腾,终究还是逃脱不了自然的优胜劣汰。以肿瘤为代表的疾病又何尝不是大自然对人类进行新陈代谢的工具呢?

在人类文明的行程中,我们不断的追问着:人类从何而来?时间从何而来?在人类对抗疾病的历史中,我们不停的思考着:疾病为何产生?疾病如何终止?

可是,我们却很少去思考:疾病虽恶,却有人类自身罪恶吗?

人类作为地球上最具有智慧文明的生物,同时也是具有最复杂心理和社会活动的物种。这个物种中的每一个个体都有没有道德的一面,他们相互欺骗、趁火打劫。他们会为了个人利益而不择手段,甚至毫无顾忌的去伤害同类。

比如青年魏则西罹患滑膜肉瘤之后,在百度上搜索到北京武警某医院的信息,而这家通过竞价排名宣传的医院为其使用了所谓来自斯坦福的最新技术:生物免疫疗法。

百度的竞价排名规则中唯一遵循的规则便是:金钱。简单的说一个比如“滑膜肉瘤”的关键词,谁出的钱越多,谁的链接便会出现在越靠前的位置。而在百度展示这些关于“滑膜肉瘤”的页面时,那些正规的相关信息却会因为没有参与竞价排名而被淹没在浩瀚的信息之中。

一个企业,特别是那些拥有垄断地位的企业,在赚钱的同时还应该担负起公益的责任和道德的重担。因为它的所作所为会时刻影响着芸芸众生,比如魏则西。“不作恶”的原则应当是百度们时刻牢记的准则,但是他们已经被金钱蒙蔽了双眼。

虽然魏则西的根本死因和生物免疫疗法没有直接关系,但是我们依旧有愤怒的理由。我们愤怒的是这家医院通过夸大虚假的宣传让一个青年从充满希望到彻底绝望的残忍,我们愤怒的是它让一个原本在痛苦中挣扎的家庭耗费了借来的二十余万元,我们愤怒的是还有更多魏则西们前赴后继的上当受骗!

当然生物免疫疗法并非没有效果,它的疗效要受到很多因素制约,而且这些国外已经没落的技术在国内却被以高大上的光环包裹着,并且坑骗着肿瘤患者的钱财。对于这种DC-CIK生物免疫治疗虽然谈不上毫无用处,但虚浮夸大和滥用却是肯定的。

记得多年前我还在肿瘤科轮转的时候,有一位退休的高中老师让我印象深刻。病人是一位身患肺癌三年的68岁老人,经历过很多次的化疗,虽然当时已经发生了脑转移和骨转移,但是她依旧很乐观。

她对生命充满渴望的眼神,风趣的话语足以抵消因多次的化疗掉光了头发而带来的忧伤。某一天虚弱的她开心的对我说:我明天就要出院了,女儿带我去杭州治疗,听说这种技术最起码能让我在活十年!

其实当时依她的情况判断,她的生存期不会超过六个月。但是,面对一个即将走完人生却对生活眷恋的老人时,我又怎么能够忍心去戳破这个谎言呢?

后来通过她的女儿了解到,在杭州可以进行生物免疫治疗,而且可以延长生存时间十年!孝顺的女儿第二天便为她办理了出院手续,自行去了杭州。打算为母亲的性命而进行最后一次“赌博”,虽然很有可能人财两空,但是她不想为自己留下遗憾。

女儿带着母亲去了自己联系可以开展生物免疫疗法的医院,但是最后的结果是花费了十余万元却无力回天,她最终在介绍生物免疫治疗四个月后便离开了这个世界。

魏则西和她一样,或许他们的死和生物免疫治疗并没有直接关系。也或许只是家人自愿的选择,但是这种“高大上”的疗法对于一个已经全身转移的癌症患者来说未尝不是过度医疗!

当然对于有钱人来说这或许不能算是过度医疗,当时对于那些渴望生命却又没有足够经济条件的患者来说呢?如果经济条件不准许,甚至为了治病而倾家荡产,这种没有根本疗效或者预期疗效很差的治疗除了能够给患者和家庭带来痛苦之外还能有什么呢

这种DC-CIK细胞生物免疫疗法中有两个关键词DC和CIK。

1973年,一个叫做steinman的人在小鼠的脾脏中发现了一种表面树突样的细胞,也就是DC细胞。它分布在颅脑以外的其它脏器之中,占人外周血单个核细胞的1%。它是机体内重要的抗原提呈细胞,可以激发T淋巴细胞介导的免疫反应。它本身不能杀死肿瘤细胞,只是起到识别肿瘤细胞的作用。

所谓CIK是schmidt-wolf在1991年首次报道的,是一群具有细胞毒性的异质细胞。它主要通过粘附迁移能力和释放的细胞毒性颗粒、对机体的免疫调节机制来达到杀死杀伤肿瘤细胞的作用。CIK是细胞因子诱导杀伤细胞,据说对肿瘤细胞有高效的溶解毒性。

简单的说:DC识别出肿瘤细胞,将信号发送给CIL,然后将肿瘤细胞杀死,以起到抗肿瘤的作用。

这种看似高大上的疗法即使在医学比较发达的国外也没有大规模的开展,更加不用说有明确的疗效。但是在国内这种技术却成了高大上的代名词,却成了广大肿瘤患者的救命稻草也成某些恶人敛财的工具

则西已经远去,但他的离开却让我们认识到了滑膜肉瘤、生物免疫疗法、百度和“莆田系”。其实这些问题已经存在很久,只不过它犹如火山岩一般在地下酝酿,蓄势待发。找到一个突破口之后,终于爆发。

人们愤怒的是无良的企业和罪恶的人类自身,这一切的抱怨其实和滑膜肉瘤、生物免疫治疗没有多大的关系。

1997年的时候,我还在外地求学。距离寒假结束返校还有一周的时候,我因突发的腹痛而被送进了一家空军医院。当时被诊断为双肾结石,当然诊断是没有错的。

这家医院碎石中心的主任座在我妈妈的面前说:“这孩子两个肾脏里都有很多石头,需要及时碎石排除,不然以后有可能出现肾功能损伤,甚至尿毒症的。”

妈妈根本没有想到肾结石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结石很多吗?如果碎石需要多少钱?”。

主任拿起一本泛黄的登记本:“有很多人都在我们这里碎石的,没颗石头需要600块,你孩子的肾脏里大概有十几颗需要碎的石头,要分两次进行。”

最后这位和蔼可亲的主任为我们算了一笔帐:总共13颗需要碎的石头,在妈妈多次讨价还价后以6000元成交。当天进行了一次碎石,一周后返校前进行了另外一次碎石。

后来学习了外科学之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根本没有那么多石头,而且即使是这些石头也完全不能进行碎石,只需要多喝水多运动就完全有可能自行排出。后来多次证明,我自己完全可以排除这些小小的石头。

1997年,香港回归。

1997年,6000元可以购买很多东西。6000元是靠出卖体力谋生的父母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赚到钱财。

几个月前的深夜,门诊来了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人。他偷偷摸摸的拿出一堆资料塞给我,虽然我波澜不惊的接下来资料,并且礼貌的将他请出了诊室。但是,我对他却鄙视不堪。

他的真实身份是当地一家部队医院碎石中心的营销人员:“转一个病人给我们,有一千元的提成费”。

“对不起,我们医院有自己的碎石中心,不准许私自转病人”,我婉转的拒绝了。

我想很多人都应该能明白:有肾结石需要碎石治疗的患者,如果医生将患者介绍到这家部队医院的话就会得到1000元的好处费。那么请问,这1000元的提成费最终由谁买单?

或许只需要几百元便能解决的问题,通过这家部队医院的碎石中心可能需要花费上万元。而这些中间环节所产生的费用,将全部由患者付费。

我能做到的只是做好自己,不让自己的良心泯灭,因为我也曾经是一个受害者,因为我看见父辈厚厚的老茧和廉价的香烟。

其实,类似的故事还有很多。

但是,我已疲惫,身心俱疲。因为我看见的不仅是疾病的恶,更多的是比疾病罪恶的人类自身!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