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关注 >

7迹改变糖尿病,3亿居民改变糖尿病的榜样之路

时间:2018-08-01 10:55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希望越来越多的中国糖尿病患者不再惧怕疾病,能够像宁静医生和她守护的健康操队伍一样,走出疾病阴霾,拥有健康快乐的生活,成为阳光下的“棒棒糖”。


“老年人““糖尿病”“终生治疗”,如果你被打上了这些标签,会不会觉得生活从此失去了光彩?特别是曾经吃苦受累的50后、60后,本以为能无拘无束地享受晚年时光,却不得不被迫回到以前清水煮白菜的年代,有些人为此抑郁了,有些人自暴自弃了。但依然有这样一群老年糖尿病患者,他们变得更加积极乐观、更加自信乐活,精彩的生活让他们成为“棒棒糖”——因为糖尿病而激发自己不断去追求更棒人生的一群人!


“改变糖尿病基金”需要的,正是这样一群“棒棒糖”。今年,有8位平均年龄超过半个世纪的“棒棒糖”们组成了健康操队,他们从来自全国20个城市的200多支糖尿病患者组成的健康操队伍中脱颖而出,摘得桂冠,成为改变糖尿病基金”2018年资助挑战运动梦想的榜样患者。他们将用这笔基金,去完成他们的挑战与期望——用自己的行为去影响更多患者,展现他们的榜样力量,激励失落的患者们再次树立起拥抱美好生活的信心。

 

从“被诊断击垮”到“积极的街道干部”


空腹血糖11.72小时糖水18.820017月,一次小区居民慢性病筛查后,我被确诊为糖尿病。当时我在社区居委会工作,参与筛查的干部中只有我一人中了彩。那年我刚好50岁。已有17糖龄的柴菊梅回忆起当年被查出糖尿病的时候,心里仍不免有些酸涩,这意味着,她告别了从小最爱吃的甜食也17年了。


虽然通过后期的知识普及,柴菊梅了解到,糖尿病不仅可防,而且可控,但即便如此,她对这个病还是很害怕。无法根治终生服药这些词经常在脑子里转来转去,刚开始几年血糖控制的也不是很理想。


 “直到2005年普陀区曹杨街道卫生服务中心成立社区糖尿病健康教育辅导站,我担任组长,协助社区医生定期组织健康教育大讲堂,懂得了五驾马车可以有效管控血糖,预防并发症,心里才渐渐坦然起来,而且主动把科学的知识传递给更多患者。


在谈到运动对改善糖尿病的好处时,柴菊梅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我通过管住嘴、迈开腿尝到了甜头。走路、跳健身操,每天至少1万步,体重降了20斤。心情好,气色好,身体好,周围人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加入健康操队后,我结交了很多新朋友,大家从不认识,到认识,再到亲近、互相帮助,在一起运动锻炼的同时,分享控糖、降糖的经验,所有人的心情更加愉悦,甚至晚上的睡眠都有改善,这就是最好的同伴教育。我希望能帮助身边更多的糖友。

 

从“假装看不见”到“全家的监督员”


别看我现在积极参加各种糖友活动,其实在刚得知自己患上糖尿病的时候,甚至都不好意思跟家里人说。工人出身的陈建亭当时厂里体检发现血糖有点高根本没在乎,觉得四十几岁还年轻,所以不用去看病。直到有一次空腹血糖最高达到二十几,医生说这个肯定是糖尿病了,他才真正相信自己得了病。


陈建亭说:像我们这些出生在自然灾害年代的人,小时候没得吃,等着好不容易生活好了,就开始大吃大喝,再加上平时没有运动的习惯,结果吃出了‘富贵病’。然而,一旦形成了这种不健康的生活方式,要纠正则需要花很大的精力与努力,甚至要走过很多弯路才能走上正轨。


“最开始对这个病不那么重视,也没有按照医生的建议定期去参加患教课堂,就跟着自己的感觉走,用疲劳+饥饿来减肥,甚至连一顿饱饭都不敢吃,痛苦的滋味可想而知。自从陈建亭参与到社区改变糖尿病的活动,他才从其他病友那里学到其实吃饱吃好照样可以减肥控糖,这其中的关键就是要运动。我五音不全,跳舞又不协调,当时加入健康操队想的就是可以多活动活动,出出汗。用陈建亭的话说,他当时是被硬拉进队里的,与队友们互相监督管理血糖控制。


在家里,他对子女和家人的生活方式更是把控得相当严格。我经常跟儿子儿媳说,一根油条要4个人吃,要想不得‘富贵病’,就不能大吃大喝,要少吃多动。我现在的生活方式就是你们的榜样,希望下一代不会再得这种病了。

 

从“被拉起的手”到“拉起别人的手”


从苦日子里摸爬滚打过来的50后、60后这一代人是最懂得感恩的一代人。如果不是在社区医院遇到了热心又负责的医生,也许至今我还在为血糖忽高忽低而烦恼,也许早已有了并发症。洪登榕认为自己是个幸运儿,他总是把感激医生的话挂在嘴边,我们几个糖友经常在一起说,社区医院真好,有这么多好医生关心我们。所以有时候自己血糖控制不好,见到医生的时候都感觉到难为情,就像一个学生没完成作业,考试不及格不好意思见老师。


每到这个时候,聪明的医生似乎总能看穿洪登榕的心,她微笑地走出诊室,拉起洪登榕的手,说:走!跟我去测个血糖。”“被拉起手的那一瞬间,感觉像是家长拉住孩子,让我深感医生对患者的那份责任与爱心。洪登榕说。


为了不辜负医生对自己的这份责任,洪登榕把从同伴小组里学到的知识转变为行动。我患病将近三四年了,坚持晚饭后快走,每天跟爱人一起到家附近的大学操场走6圈,加上从家到学校的往返距离刚好5公里。甚至下雨的时候,我们都坚持打着伞走完。洪登榕认为,开始运动改变糖尿病的生活后,他跟老伴儿的感情更好了,我还主动承担家务,这样一举两得,减轻老伴儿的劳动量,增加我的运动量。


如今,在健康操队里,洪登榕是个活跃的积极分子,他表示,跳健身操比单纯走路更有意思。跳操需要配合音乐节奏来做动作,锻炼协调性,而且心情更愉悦,跳一圈下来,感觉全身血液通畅,浑身轻松,而且我发现,这个操跳3分钟,血糖能降0.2,真是立竿见影的效果。


快乐控糖,快乐运动,血糖达7这是洪登榕在收获了健康与快乐后的真实心声。

 

改变糖尿病——社区的力量


宁静医生是曹杨街道健康操队一名特殊的队员。作为这支队伍的“守护天使”,宁医生的陪伴使这些六七十岁的“棒棒糖”们能在日常训练过程中,既保证训练质量,又避免低血糖等不良事件的发生。


“作为一名医生,能帮助患者收获这些改变是最大的满足与幸福。但宁医生也坦言,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刚到社区接触糖尿病患者时,根本不知道如何做才能更好地帮助他们,除了苦口婆心地劝说,就是经常性地走访。但最开始,老年人们似乎并不买账。动员组织社区的患者参加全国健康操评选比赛,给我们社区医生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去了解患者的心声,也因此更加清楚患者需要什么,如何去引导他们科学降糖控糖。如今团队获胜,并赢得了‘改变糖尿病基金’的支持,也给我更多信心,看到了在改变糖尿病这个使命下,最前沿一线的社区能贡献的力量。


社区是管控糖尿病等慢性病的主战场,如果能使更多的“棒棒糖”们积极发挥榜样的力量,其能量不可限量。宁医生经常对自己社区的糖尿病患者讲这样一句话:得了糖尿病或许是好事,因为你从此更注重健康的生活方式,可能比那些没有得糖尿病的人活得更好!

 

从“创新药物”到“超越药物”


而想要使3亿居民受益,仅有创新药物是不够的。


DAWN2TM研究显示,在中国,可能有12%的糖尿病患者存在抑郁情况,52%的糖尿病患者因为患病而存在心理上的痛苦,还有19%的患者由于糖尿病而受到歧视。[1]


于是,诺和诺德想要做一件“大小事儿”。


说是“小事儿”,因为它不是发生在聚光灯下的大医院里,而是离患者真实生活距离更近的社区医院和全科医生;说是“大事儿”,是因为想要通过以“蓝色社区”为代表的项目覆盖全国上千个社区与全科医生,而最终希望能有3亿居民能够像上海曹杨街道社区这支队伍中的老人们一样获益。


与此同时,携手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成立的“改变糖尿病基金”,以此来激励越来越多的中国糖尿病患者不再惧怕疾病,能够像宁静医生和她守护的健康操队伍一样,走出疾病阴霾,拥有健康快乐的生活,成为阳光下的“棒棒糖”。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