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关注 >

左氧氟沙星单次剂量过大?“医、药、护”三线人员,险担责

时间:2018-02-26 09:54来源:未知 作者:石浩强 点击:
抗菌药物的合理、安全使用,永远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只要用心、用脑、用计算机信息系统去管控,相信骨感的现实是会慢慢地发生变化的,即安全用药的目标会离我们越来越近

——以一起医疗纠纷case来谈谈抗菌药物的合理使用


不知道阅者有没有看过作者的前一篇关于临床合理使用抗菌药物的文章——《抗菌药物使用指南,“套路”知多少!》,仔细阅读的话一定会对于抗菌药物合理、安全使用的重要性印象深刻!


今次,再以一篇真实发生在作者身边的抗菌药物使用case来加以佐证,劝君谨记:抗菌药物真是“双刃剑”,用好了是临床利剑,用不好是临床梦魇!


17.5岁疑似急性肠胃炎患儿,左氧氟沙星应用过量?


这是一起真真实实地发生在我身边的医疗纠纷case,现在想来仍旧历历在目。一名17岁半的孩子疑似罹患急性肠胃炎,在爸爸地陪同下到我院急诊科就诊。接诊医生年资尚浅,还是位轮转医生,对于抗菌药物不是很熟悉,但“依样画葫芦”的本领还是有的,于是乎一切参照指南进行:


验血→白细胞偏高→恶心、呕吐→腹痛、腹泻→急性肠胃炎的诊断应该八九不离十→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最为适宜,不是连38号文件上都写明肠道感染、社区获得性呼吸道感染、社区获得性泌尿系统感染适宜使用“沙星”类抗菌药物吗!


→于是乎,大笔一挥,左氧氟沙星注射液,200 mg*2瓶,400 mg(200 mL),QD(1天1次,每次2瓶),静滴给药!→药物核对无误,发药!(药房)→护士核对无误,补液!(补液室)→好嘛,一起医疗纠纷case就这样成立了!


爸爸在孩子的补液过程中始终在看药品的说明书,当孩子补了大概30 mL的时候,他发觉了问题,大声呵斥,马上提出了投诉。


他认为:一则,药物说明书上明确写明该药应为1天2次,每次1瓶(200 mg、100 mL),而给我儿子一次补液两瓶(400 mg、200 mL),单次剂量过大!二则,我儿子才17岁半,该药是18岁以下孩子禁用的,超禁忌用药了!

 

从善意的“强词夺理”到“亡羊补牢”的信息化管控

 

于是乎此事越闹越大,越闹越复杂,病人爸爸到处投诉,医生的责任自不必说,而药师没有严格执行“四查十对”,护士也没有严格执行“三查七对”,都有相应的责任,“医、药、护”三条线都出现了问题,灰头土脸!


终于开始了医疗纠纷的协调,医患双方可以坐下来静静地谈谈了吧!事实上,该事件我院诊疗确有问题,但所谓医疗纠纷协调也是暗藏玄机:医院方明知有错,但“强词夺理”,力争把损失降至最小;患者得理不饶人,像打了鸡血一样“据理力争”,其剑拔弩张的情形可见一斑。


笔者作为药剂科的负责人参与此次协调会的,内心颇为忐忑,其实笔者的参与的原因很简单或者说很自私:笔者想凭借自己的专业知识去说服孩子爸爸,配方药师逃出“生天”,将责任降至最低。


协调会上,在孩子爸爸一番咄咄逼人的质问话语之后,该轮到笔者做解释了:“家属,您不要激动,这件事上我们医院确实不对,确实有责任,先向您道个歉!但就您所言,左氧氟沙星单次剂量过大的问题是不成立的,因为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是浓度依赖性抗菌药物,左氧氟沙星单次给足日极限剂量,即1天1次,每次2瓶,是没有问题的”。(其实这几句话是很有道理的,非常专业,您觉得呢?)


自以为富有专业理论的一番话一下子捅了马蜂窝,孩子爸爸爆发了:“谁告诉你没有问题的,你到底是谁?是何居心?说明书上明明写的是一天两次,每次一瓶,为什么给我儿子一次补液两瓶?”爸爸的声音是高八度的,脸涨得通红,手指几乎已经指到笔者鼻子上了。


能去参加协调会,是一定会做些准备的,此时笔者很镇定,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可乐必妥针”(进口的左氧氟沙星注射液,1瓶剂量500 mg)的说明书,说到:“家属,请不要激动,请看下这个药物的说明书,同样是左氧氟沙星注射液,500 mg 1瓶,1天1瓶给药,没有问题,那国产的左氧氟沙星,1天400 mg给药,会有什么问题呢?”(这个解释有些牵强,但确也说得过去!)


爸爸愣住了,声音一下子轻了很多,低头仔细看了下可乐必妥针的说明书,确实,用法用量上写明:1天1次,每次500 mg……


“宜将余勇追穷寇”,继续给他解释超禁忌用药的事情:“家属,这是一些参考文献,您可以仔细看看,其实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在之前是儿童慎用的品种,之后只是因为国家加强了对于该类药品的管理,才要求所有厂家修改了药品说明书,列为18岁以下儿童禁用的了!”(近乎投机取巧的说法,不是为了自己的学生,真不该说这番话,现在想来都会脸红!)


笔者递过去了复印材料,接着说:“这次的事情确实我院在诊疗上是有问题的,但只误用了30 mL,用量并不很大。该药儿童禁用的原因是由于会影响到孩子的关节软骨发育,进而影响到儿童的发育和成长,您儿子17岁半,身高已经达到1米80以上,比我还高,应该不存在影响他发育的问题吧!且事情发生后,我们及时做了补救措施,用0.9%生理盐水500 mL做了快速静脉滴注,加速药物代谢,30 mL的用量不存在药物蓄积的问题,所以以我的药学专业性做个保证,这件事上我们是有差错的,但对您孩子的影响微乎其微!”斩钉截铁的一番话使得爸爸一时无声,默默地拿着说明书和参考文献离开了,协调会至此结束,但事情并未完结。


2天后,孩子爸爸致电我院表示接受了笔者的专业解释,但他反复提醒要我们医院管好医生手中的这支笔,因为医生手中的这支笔一时产生疏忽可能会影响到患者的一生一世!


这件事情之后,笔者暗自庆幸,但又深感侥幸和自责。笔者是用了“强词夺理”的言辞和“牵强附会”的理论做了解释,侥幸成功,但其实这件case从医到药到护,确实失职严重,病人很通情达理,事件也似乎告一段落,但教训仍旧深远——当事医生、药师、护士必定会受到一定的惩罚,短时间内会非常谨慎自己医疗行为的规范性,至少会很关注患者的年龄,但之后就一定不会重蹈覆辙,犯类似的低级错误了吗?……


我院有这么多的医生、药师、护士,能保证他们的医疗行为,比如抗菌药物的开具、使用时就不犯低级错误吗?不一定吧!要知道人是容易犯错的,尤其是容易犯低级错误!


心动不如行动,化被动为主动才是当务之急。在笔者的提议下,计算机中心马上给HIS系统打了补丁,以后的医生诊疗界面上但凡开具到氟喹诺酮类抗菌药物,计算机系统会主动地去判一下患者的年龄,一旦低于18岁,则系统自动弹出“防火墙”,警示“18岁以下儿童禁用喹诺酮类抗菌药物”,并结束诊疗,这样就会彻底地将低级错误扼杀在摇篮里了。


至此,此类事件再也没有在我院发生过,真是所谓“信息化手段管控抗菌药物合理、安全使用”的典型案例。


这就是一出善意的“强词夺理”式的医疗纠纷case,引发“亡羊补牢”的抗菌药物信息化管控措施。结果是圆满的,病人颇为讲理、临床牢记教训、管理获得提升、差错即被杜绝。


抗菌药物的合理、安全使用,永远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但只要用心、用脑、用计算机信息系统去管控,相信骨感的现实是会慢慢地发生变化的,即安全用药的目标会离我们越来越近——谨记临床箴言:质量诚可贵,安全是首要,人文最重要,医患和谐笑!


文/瑞金医院 石浩强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