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区医师官网

平民作家都看不下去了:村医谁来管?

时间:2016-04-18 12:27来源:医脉通 作者:娄喜雨 点击:
“村医,你过得还好吗?”


2013年5月13日,CCTV-1“焦点访谈”节目报道了安徽灵璧县朝阳镇村医的生存现状。在此,我代表千千万万名村医向记者表示感谢!在那期节目中,我们看到:(1)目前村医待遇不高;(2)有的村医不得不忙里偷闲,搞些副业增加收入。一句话,相对于乡村教师、乡村干部,村医的收入很低。低到什么程度呢?有的村医撂挑子不干另谋职业,比如在那期节目中,有一位村医改行做生意,有一位老村医的儿子本来子承父业,但见待遇低而改行从事回收废品行业。


我在乡村居住,因为亲友中有几位是村医,所以了解得更多一些。


表兄袁维云,现是村医务室主任,他家房子建成有十几年了,但还未进一步装修;终日奔波,连晚上也难睡安稳(电话一响便要出诊);没有多大收入,还要承担风险。有一天,我去看他时,他感到迷茫:年近50,改行去干什么呢?


正月里,我去邻乡(安庆市迎江区长风乡)走亲戚。将军村医务室,三间平房,一个很像样的诊所。王主任以为我是记者,向我大吐苦水——


(1)待遇低。一年收入,仅管温饱,还不如工地做小工的。


(2)医务室硬件设施急待改善。


(3)上面将大厂生产的药给了大医院,而将小厂生产的药塞给我们;小厂药药效不好。


……


作为一位主要从事小说创作的我,在社会体察时更多时候只是了解民情,而不能帮他们解决问题。惴惴不安之余,我只能将一位记者朋友的手机号报给他,可他却有点紧张,说:算了,上面领导都官官相护,得罪不起啊!


总之,那一脸愁容告诉你:村医活着很难!


离开将军村时,我都不敢回头再望。直到今天,我都一直未与那位好客的医务室主任联系;因为我除了写这些文字,再也无力为他们做些什么。


一件东西只有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一个村里,若没有医生,而那个地方离乡医院及城里又很遥远,倘遇到急病,那对人们意味着什么呢?



【娄喜雨】男,1969年春生于安徽省安庆市大龙山风景区东面的一个小村(破罡湖畔)。初中学历,靠自学走上文学道路。迄今,已在《大家》、《广州文艺》、《山花》、《雨花》、《西部》、《奔流》、《延河》、《文学港》、《中国铁路文艺》、《延安文学》、《短篇小说》、《朔方》、《南方文学》、《西南军事文学》、《儿童文学》、《文学少年》、《短小说》、《翠苑》、《小小说月刊》等刊发表了近百篇作品(主要是小说)。曾获吴承恩文学奖。现专事文学创作。微信号:xiyu5802007。新浪微博名:平民作家娄喜雨。邮箱:Louxiyu@126.com。


(责任编辑:admin)
分享到: 更多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推荐内容